MP4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4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频现拦路虎盲道变忙道

发布时间:2020-11-22 11:09:07 阅读: 来源:MP4厂家

闽南网10月16日讯 昨天,是第29个国际盲人日。

漳浦天福石雕园里来了一群特殊游客。40位盲人免门票游玩,10多名助残志愿者服务,3名导游专门讲解,由漳州市残联、漳州市盲人协会和漳州市盲人按摩指导中心发起“携手同行走向阳光”活动,让他们的“视界”不再只有黑色。

据了解,目前漳州市约有48000多名盲人,其中市区有5000多名盲人。

他们在受到越来越多关爱的同时,身边的公共设施、盲校建设等尚有不足。记者走访发现,市区的盲道几乎形同虚设,也为盲人出行埋下了隐患。在盲人择业方面,漳州市已登记的盲人按摩机构有32家,市区有11家,就业人数共100人左右,多以盲人按摩为主,暂无可系统学习的盲校。

【盲道现状】

昨日,记者走访发现,漳州市区的盲道几乎形同虚设,有的还纷纷担起“兼职”,原本供盲人行走的交通道,却成为小摊摆设点、停车区域、绿化景观,甚至还建起了警务室,已然成为盲人出行的安全隐患。

昨日上午9:30 芗城区胜利西路安然桥旁新华都购物广场

盲道被划进停车区域许多市民正准备上超市买菜去,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群和车辆络绎不绝,超市门前的停车场的空位也所剩无几,一位戴着红袖章的老人穿行在人群里,指导大家有序停车。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广场的路沿石上,整条盲道都被划进了停车区域。

昨日下午3:30 市区冠城国际小区外

警务室建在盲道上一间警务室赫然建在盲道上,将盲道分隔成两段,周围没有任何提醒标示。

而旁边的大润发门前,虽然盲道并未被划入停车区域,不过还是停了几辆电动车。

昨日下午4:00 市区胜利公园门前

盲道被花圃遮挡写着“胜利公园”的石碑周围,满满地摆了一大圈花盆,姹紫嫣红的,吸引许多市民拍照留念。然而,花圃直径过大,靠近花圃的盲道几乎全部被遮盖住。

提起盲道被占,家住芗城区的盲人黄先生无奈一笑,“我几乎没走过那些盲道,不敢走。”黄先生说,盲道推广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新鲜,也有人让他学着走,可是这几年,大家都说盲道不安全。“还是不走的好,让朋友家人带着比较安心”。

对此,漳州市城市管理执法局办公室主任蔡水金说,人大和政协在前两年就有提案,然而,盲道整治的问题不是一个部门可以解决的。将会到现场查看,如有违规行为,将责令整改,很少接到关于盲道被占的举报,“不过这个现象的确存在,不单是在漳州”。

【盲人择业】

漳州暂无盲校 盲人就业多以按摩为主

漳州市盲人按摩指导中心的蔡主任说,盲人由于身体的因素,能够选择的行业十分少,在北京、上海,或者是福州,盲人有从事调音师这一职业的,甚至还有盲人心理咨询师。而在漳州,盲人如果就业,大部分都会选择按摩师。

目前,漳州市已登记的盲人按摩机构有32家,市区有11家,而就业人数大概共100人左右,90%的盲人按摩师都是在市残联组织的盲按培训(免培训费、免住宿费、免伙食费、免课本费、免鉴定费,省市两级残联每年都会不定期开展)课程里学习的。

早在1998年,漳州就有了第一家盲按机构,当时多是外地来的盲人师傅,虽然这个机构后来解散了,但那些盲人师傅都独立出去,自立门户,并且将这门手艺传授给更多的盲人。

蔡主任说,由于很多盲人都是先天性失明,所以文化程度不高,“漳州市还没有一所盲校,这让我们都很心急,盲人没有地方可以提高自己的文化程度,有的自己会去三明的盲校学习,但很多人都没办法去。”为此,市残联也想了办法,在盲按培训时穿插盲文教育,或是选送学生到省里学习。

而让人欣慰的是,在漳州,许多开设个体盲人按摩机构的盲人,都能承担自己的经济问题,很多甚至成为家里的经济支柱。

□人物特写

语录:“盲人需要社会的关注,而作为盲人,更需要努力争取,而不是依赖社会”。

盲人按摩师庄隆基:20年风雨路 摸盲文考取医师执照

市区金冠花园小区里,有一家经营了20多年的按摩店,广告招牌已泛黄,不怎么起眼,不过,它却与一位盲人的命运相连。

店主是庄隆基。在他大半人生里,黑暗一直伴随着他,可是心里的那盏明灯,却一次次照亮他,让他从阴霾中走出……

庄隆基并不是先天性失明。“我在上高中时,不小心摔倒了,可能是头部受伤,结果导致单只眼睛失明,而另外一直眼睛视力也是严重受损,这次事故后,也从高中辍了学”。

辍学后不久,庄隆基去了龙岩修龙坎铁路,当时另外一只眼睛还能模糊地看东西。

1971年,庄隆基回到漳州第二塑料厂当起了工人,当时,庄隆基没想到,后来变故,竟让自己与光明彻底告别。

13年后,塑料厂停产了,庄隆基下岗了。“当时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刚出生,一个才3岁”。

没有工作,庄隆基想办法谋生计。“当时我和妻子就起早摸黑,卖起了馒头,刚卖馒头半年,我就感觉我另外一只眼睛的视力在逐步下降,为了生计还是坚持了下去,没想到不到两年,另外一直眼睛也彻底失明了。

那一年,庄隆基38岁,而大儿子刚上小学。

“如果在家呆着,两个孩子怎么办?”庄隆基陷入了人生的低谷。

生活,在继续。希望,在延伸。

1986年开始,双目失明的庄隆基先是自学了盲文,然后又去了福州系统学了按摩理论和技巧,再回到漳州开起了自己的按摩推拿店,一边着手考取相关执业资格证书。庄隆基考了个全市最高分,“因此当时全市也只有一家持医疗机构证书的按摩店”。

这些进展,并没能为庄隆基招来很多顾客,“毕竟当时很多人对按摩这个行业都还在了解,也比较不接受”。

创业初期的艰难,让庄隆基且行且珍惜。他先是给人做免费的按摩,“一方面让人了解按摩推拿,也让自己积累一些临床的经验”,“当时把家里的床拆了,中间摆了一张按摩床,晚上的时候把按摩床往墙一靠,一家四口就打地铺”。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后,转机来了。

鉴于此前的口碑传到了漳州大酒店、华侨饭店等地方,“当时这些酒店的人找到了我,让我到酒店给外地客人按摩推拿,一次是30元”,外地客人不但称他技术好,觉得花费也相对便宜。

这一次,也让庄隆基的名气越来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好,“按摩推拿的收入成了全家的主要收入”。

庄隆基也靠着这手艺,把两个儿子都送进了大学校园。

□编后

国际盲人日,不是摆设,就该走近和关爱特殊的人群。

请别固执地认为,他们的“视界”只有黑色。他们当中的大多人,当起了盲人按摩师,做起了个体。循着记者的笔触,相信你能看到他们的“不一般”,也感受到了他们通过实实在在的努力而获得的简简单单的快乐。

不过文中盲人朋友的那句,“大家都说盲道不安全,让家人朋友带着走比较放心”,有点令人心酸。除了享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参与更优惠的游玩活动,也许,他们也渴望,出行中能有一条更有安全感的盲道。(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苏禹成 张颖珍 杨清竹 通讯员 方仁荫)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emporio armani

香奈儿戒指

香奈儿腕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