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4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4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信民生领衔钢贸贷款诉讼井喷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5:40 阅读: 来源:MP4厂家

钢贸贷款风险敞口究竟有多大,仍是一团迷雾。

8月以来,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华夏深陷钢贸贷款漩涡。据上海高院相关人士透露,今年8月以来法院受理的银行诉钢贸企业案件数量井喷,但大多数案件都因被告拒绝签收无法送达,导致无法开庭,只能通过公告方式公布审判结果。

从节后上海高院的开庭公告来看,中信、民生、华夏对钢贸行业企业的诉讼最多。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今年6月,上海钢铁服务业行业协会会长周华瑞在第四届钢铁服务业发展论坛上表示,民生、平安、中信已经明确表态,对处于困境中的上海钢贸行业给予全力支持,包括对于过去的贷款不催还款,同时部分银行还降低了对钢材贸易商的贷款利率。

贷款成本高企

10月9日上海高院某被诉钢贸企业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想借钱,但像我们这种资质的钢贸企业,必须通过担保公司,其实借来的钱很多不是我们用掉的,而是资金本身的成本。担保公司要求我们提供反担保,担保公司还要收保证金,占用了一部分,第二次续贷的时候,又要追加保证金,我记得一共贷款180万,担保公司那里就押了100万。” 加上担保等各种成本,贷款成本已经达到月息三分。

对此一位银行贷款部门人士认为:“其实这种情况还算好的,有些担保公司是要求100%的抵押,你贷100万,就需要提供价值100万的房产抵押,但是它可以接受一些有瑕疵的资产,或者是评估资产价值时不会大幅打折,担保公司其实也不承担什么风险。”

而某中型担保公司担保业务部总经理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同担保公司做法不一样,一般大的担保公司不收取保证金。一些小的担保公司不规范,可能会加收保证金。“保证金金额多少主要是看银行跟担保公司开什么条件,担保公司就跟客户开什么条件,主要压力来自银行。所谓月利三分在业内应该属于个别现象,我们公司1-2分之间,最高2分,低的1分不到。反担保措施是必须的,担保公司也需要控制风险。”

该人士告诉记者,钢贸企业以前贷款都是相互联保,但现在形势比较特殊了,联保不一定起作用,需要反担保,要实物抵押,比如房产抵押、货物抵押、有效股权抵押。

以前银行会提供无抵押贷款,后来也变聪明了,不再采用流贷。所谓流贷,即无抵押贷款,看企业的信用和经营好坏以及现金流是否稳定、销售是否顺畅来决定要不要放贷。

另外,某股份制商业银行贷款部门人士补充,除却担保公司、银行利率的成本,另外还有一块是银行对资金回报的要求,“比如企业借1000万,要开一张银票,放200万的存款在银行。企业如果有闲钱一般都会存定期,但是这样的话等于就只能作为活期。”

一仓多贷

为了尽量降低贷款风险,银行大多会通过合同条款维护自己的利益。

“银行在贷款活动中地位相对强势,在贷款合同中会有一些霸王条款,比如银行规定,当公司盈利能力产生重大风险、钢材价格出现大幅波动或出现其他不利于我行的重大风险因素时,银行都有权要求企业提前还贷。”一位钢贸企业主表示。

其实,“银行之间也存在博弈,因为不少钢贸企业都是同时向几家银行贷款的,如果在银行集体抽贷的时候贱卖钢材来还一家银行的贷款,就完全失去了偿还其他银行贷款的能力,包括担保公司也在博弈之中。和银行相比,担保公司更接地气,对钢贸企业的认知更深一点,它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逼一下企业,什么时候尺度应该宽松一点。”上述银行贷款部门人士表示。

“有的银行在划分贷款类别时,逾期贷款三个月后被认定为关注类贷款,再过三个月进入不良。这个操作手法未必每家银行都是这样,但是大致如此。”上述人士称,只能通过时间换空间来进行缓冲。

此外,“包括银行起诉的一些仓储和物流公司,也都和钢贸行业有一定关系。现在送去被告的诉状,大多也都不愿意签收。”上述高院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仓多贷的情况非常普遍,监管仓库的人因为是向银行和企业两边收钱的,所以同样一批钢材可能会被反复多次地抵押给银行,到后来,放在仓库里的钢材根本分辨不出哪些钢材是谁家的。建设银行后来和监管仓库谈好了,只放他们一家的,用绳子捆好,标记标好,还放了摄像头24小时监控,做到这个地步。”

难窥钢贸贷款全貌

上海地区钢贸贷款规模到底有多大?对银行业到底会带来多大的风险?

对此,上海银监局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上海地区的钢贸贷款余额不方便对外公布,另外,目前钢贸行业涉及的范畴也不好界定。

联保联贷最凶的时候是2008、2009年,2010年开始渐渐收敛。如建行上海分行等从2011年起就陆续撤出该领域。“建行撤出的态度是最坚决的,由领导带头去拜访企业要求还款。”建行对公业务某产品经理告诉记者。而一些风格比较激进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则至今深陷,难以自拔。

今年6月,上海银行同业公会负责人表示,上海银行业一直高度重视钢贸企业信贷支持和相关风险的管理工作,并于近日成立了“钢贸企业信贷工作组”,通过这个平台密切关注银行业间的信息交流,加强与在沪钢贸行业相关商会的密切沟通,为优化钢贸行业信贷支持、缓释钢贸行业整体信用风险发挥作用。

因银行同业公会表态对钢贸企业信贷支持不变,银行对钢贸企业的“抽贷”现象渐渐稳定,有分析人士表示,这说明银行对系统风险的担心及受到的限制政策都在放松。

然而从记者走访多家银行的实际情况来看,银行对钢贸行业的顾虑仍然十分严重,“对于这种敏感性行业,我们很早就不做新客户了,老客户的话也要看,有些不会抽贷。”

而民生银行总行对钢贸行业的贷款政策依然从紧,对于新增贷款基本不批准。同时,该行加大了对钢贸企业贷款的监督力度,贷前审查严格了,一定要有实物资产作抵押。

尽管如此,“钢贸坏账在银行上的暴露开始体现了,这只是2008年刺激政策导致的坏账冲击的第一波。如果房地产需求后续跟不上,未来的市场就更有意思了。”某大型券商分析师如此评论。

“前几年钢贸放贷太猛,膨胀过快,风险一直累积,现在遇到宏观环境不景气,钢材需求下滑,风险集中爆发,这其中银行有责任,企业也有责任。福建老板觉得上海来钱快,很少脚踏实地去做实业,而银行出于指标考虑,再加上钢贸是资金密集型产业,金额做得大,回报也高,结果共同炮制钢贸行业的泡沫悲剧。”上述担保业人士表示。

郑州生活中哪些行为会导致前列腺炎的发生

北京种一颗牙需要多少钱

无锡白癜风医院介绍白癜风患者恢复过程中注意哪些

甲减对于胎儿发育起着什么不积极的作用贾永忠提醒大家要警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