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4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4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公务员原生态之梦想篇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2:39 阅读: 来源:MP4厂家

要么尘埃落定,要么远走高飞

2008年11月的某一个冬日,当我从坐满了面试官的房间退出来的时候,我站在风穿堂而过的空旷走廊里,抬起头眯眼看见挂在灰色天空中鸡蛋黄的太阳,耳边传来了一墙之隔的学校孩子们嬉笑的声音,我知道,这一个稀松平常的冬日,将成为我人生的一个拐点永恒纪念。

在这之前,我是一名大学老师。

大学毕业以后,经历过两个月对于未来不可知的惶惶,一边着手考研,也一边打探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缘巧合,我当上了老师。内心里,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因为喜欢跟孩子们打交道,环境单纯,工作也清闲。可是职业不能等同于爱好,更不能等同于一张长期饭票,在深刻感受了合同教师和编制教师待遇的巨大差异而进编又无望的情况下,我开始四处寻找新工作。

不得不说,我是幸运的,相比毕业以后闲赋在家几年的同学,我仅经历了短短两个月的焦灼和不安。在知道自己公务员最终被录取的那一刻,心里十分很平静,反而是我的父母,比我要激动许多。

这个时候,对于即将要开始的新生活,我完全没有任何概念和规划,只是一瞬间,我成为了人人口中羡慕的“铁饭碗”。

熟悉——磨合——影响,两年的时间,我已完成和环境彼此纠结的全过程。现在我和我的公务员生活,就像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无甚大激情心淡淡,但是它不能没有我,我也不能缺少它。

记得刚开始我全新生活的时候,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的“波澜不惊”,我在日记里有过这样记载:“对于现在坐办公室的生活,我还在严重适应当中,从小就是个坐不住。虽然以前在学校也要求坐班,可那时候的办公室大得我们常常在里面扭秧歌做健身操,不行了你还可以去班上溜一圈了再回来,而现在,且不说地方的大小,我们工作的性质本身就是很严肃,你要是在办公室扭个秧歌蹦个操,敢情当事人一来一看,立刻傻眼&腰腹吸脂整形医院hellip;…” 感叹完毕,我也有了把办公室所有的铅笔头都纹身的壮举。

七点起床,八点上班,十一点半在食堂吃饭,中午办公室午休,下午五点半下班,回家,日子就在这五加二中悄然流逝。我觉得我已在竭尽全力要把日子过得滋润些,但还是阻挡不了日子本身的这份呆板和乏味,当初完全是为了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而回家参加的考试,现在工作安定下来,心中却陡生悲怆之情:我的青春,我的人生,难道就要在这永远的五加二中度过吗?

回家工作一年以后,我有了停工留薪的想法,没想到的是这一想法在我们家引起了轩然大波,父亲连连哼出了一串的“不可思议不可理喻”,母亲较之父亲的态度倒是安静许多,但是她也冷冷的丢出了一句:你出去可以,但是你可以干什么?

理想和现实永远在对峙。

我开始羡太原哪里能治好银屑病慕当初不要家里已安排妥当的工作,而迈出脚出去闯荡社会的朋友的勇气,我开始嫉妒继续读书的同学的象牙塔生活,我甚至开始责怪自己为什么当初就要回来,过这种“波澜不惊”的公务员生活……我的全部情感,用当今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羡慕嫉妒恨。

有一段时期,我抓着我见到的每一个同龄人问:工作之余闲暇时间怎么度过?所有的回答都令我大失所望,答案如出一辙:吃饭睡觉,上网打牌,尔尔。我心有不甘甚至专门电话连线了我远在上海的儿时好友,她身处的繁华大都市和优越的工作、生活环境,都是我内心十分钦羡的,没有想到,话题刚起,她在电话那头带着一腔侬语软调,哧哧笑着说:“你羡慕我什么!我羡慕你才是呢!”“什么?你羡慕我?!”“是啊,工作稳定,在父母身边,不愁吃穿,我虽在这里,但谁去天天看电影泡吧参加社区活动……外面的人这么复杂,找个男朋友都不能知根知底……一切事情都得靠自己打点,身边说话的人都没有……工资高也买不起间房自己养老……你很幸福啊!”

我很幸福吗?

是的,当我开始牢骚满腹的时候,很多的人就都开始训斥我:典型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工作稳定,在父母身边,不愁吃穿,作为一个女孩子,足够啦!剩下的就是,找个好男人,嫁掉。

他们给我陈述了一大堆我是幸福的并且要懂得知足的理由,他们说的是事实,分析得也很在理,这样看来,也许,我真的很幸福!也许,我不该胡思乱想,好好过好现在的生活就好。

今年年休假的时候,重回以前任职的学校,重温一遍老师生活:办公室——教室——宿舍,学校范围内的三点一线,我突然开始庆幸自己离开了这个环境,如果不走出去,我可能还是和我这群同事一样,过着身边永远只有同事、学生的生活。离开才两年,我却发现,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而他们,依旧是他们。

察觉这样的小庆幸自己着实小吃一惊:不是很怀念这样怡然自乐、单纯宁静的生活吗?为什么现在内心开始以“幸亏”为字眼来造句了呢?

思来想去,得出一个结论:生活要进步,只有走更远的路,获得更多的自我成长。

结论一出,又想:你已经完成了从老师到公务员的转变,因此获得了更多的体验和成长,如果,你走出去,走到外面去,而不是再待在小县城,不再做井底之蛙,那是不是又会获得更多的体验和成长呢?

我日日不安生的心,又开始折腾起自己……

这两年心路历程,那是相当的纠结,因为直到现在,理想还时不时的拱出来刺痛一下现实,我内心依旧期待理想照进现实二者融为一体的光荣日这天的到来。对于目前的生活,我满怀阿Q精神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样的话语来自我安慰。

我依偎着我的公务员生活看着围城外熙熙攘攘想要冲进这座围城的人们, 内心感叹:这是不是你们真正想要过的生活?就是为了这份稳定、有保障,你们都愿意过一辈子这样的五加二吗?(并且这份稳定和保证在通货膨胀的今天日益捉襟见肘。)

在国考大热的今天,我不想去理论探讨国考热折射出来的社会思考,那是学家们之类的事,理论的东西都太大太空,老百姓,都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在一切都没有保障的今天,什么都不如寻找一座强有力的靠山来得的好,在一切都没有安全感的今天,什么都不如削尖脑袋在人海里觅得一张长期饭票来得好,在提倡稳定压倒一切的方针下,也许真正的稳定要比飘荡来得好……但是我却忘了不知从哪本经济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中国国考热透露出中国人已经在求稳,这对于前进中的中国并不是件好事。

怎么样生活,是每一个人自己的事,还是那句话,冷暖自知,我想说,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当公务员,也许你在另外的舞台上能够舞得更好。是,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出去,每一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谁也不能决定你自己的生活,真的生活的主人是你自己。

要么尘埃落定,要么远走高飞,你自己选择吧。毕竟,每一个人只能活一次。

邓思杨

1985年生

湖南省某县公务员

南昌订制西服

晋城工作服定做

荆州西装定做

延安设计西服

相关阅读